BIM正在迅速成為一種通用的工具。全世界的建筑師、工程師以及設施管理人員們都在使用BIM,并且多個國家,如澳大利亞、巴西、中國、德國和英國,都頒布了強制使用BIM的規定。但是,談到BIM的時候,存在一個普遍問題:BIM教育缺乏一致性。

        BIM及其使用的問題雖然有多種用途,但是在不同的國家,有時甚至在不同的行業,BIM的使用都有著非常巨大的差異。例如,美國和英國,這兩個國家都是相對較大的BIM市場,但卻是以非常不同的目的在使用BIM。“在美國,很多BIM應用主要集中在可視化和沖突檢測上,而在其他國家,尤其是在英國,他們在這個問題上的視野則要寬泛的多,他們會利用BIM的更多功能。”

BIM教育需要重新審視

        學術互通聯盟(AIC,是致力于減少國際BIM教育中的類似差異的機構之一)顧問Deke Smith說。很容易理解,這種使用上的差異與不一致的BIM教育是“相輔相成的”。由賓夕法尼亞大學最先提出,被“美國國家BIM標準”所采用的“BIM執行計劃”,定義了BIM涵蓋的26個功能區。building SMART國際組織后來將這個列表擴展到了40多個功能區。

        “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教育計劃事實上僅僅完成了這40多個功能區中的幾個,”Smith談到美國的BIM教育時說。那么怎么解決呢?將大學聯合起來進行BIM教育學術互通聯盟是由building SMART組織和 BIM Forum共同建立的。它聯合了53所美國國內及其他國家的大學,目標是在BIM的教育上達成共識。

        邁向合作教育的第一步出現在了2016年第九屆BIM學術研討會上,而且,據報道,在2016年4月初佛羅里達大學舉辦的第十屆研討會上已經接近完成。這次會議將參會大學的學者們匯集到一起,提交論文并奠定了開發相關課程的基礎。

        “我們的想法就是,‘當我們談到BIM的時候,到底應該教什么呢?’”Smith解釋道。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學術互通聯盟召集了一個由論題專家組成的匿名委員會,使用德爾菲法進行商討,以決定教育中的必備知識點,并在行業中對其進行測試,以最終建立共識。

BIM教育需要重新審視

        這就是用來確定BIM教育中需要什么的過程。這個過程針對不同的角色不斷重復,BIM規劃師、BIM管理者和BIM用戶,最終形成了96個類別供商議。“第一個(知識要點)列表實際上是由學者,也就是教授制定的,”Smith說。“然后我們找到從業人員;他們對列表進行了檢驗,并很快將達成共識。”

        Smith說,一旦最終的列表確定,會被公之于眾評審30-60天。此后,列表將被送回大學,并據此開發適當的課程。培訓VS教育Smith說,BIM教育面對的一個具體問題是有關認證的問題。“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有些老師只教要考的內容,”Smith解釋道。這是一種被Smith稱為“培訓”的教育模式,在這種模式下,學生們被教授如何使用某一種軟件,而并不一定得到了BIM是什么以及BIM能做什么的“真正的教育”。這個問題尤為麻煩,因為,在很多情況下,它會導致學生畢業后沒多久就需要進行重新培訓。

        Smith將這個問題與能源認證作了比較,來闡釋他的觀點。在能源行業,有大量的認證,讓人很難分辨哪些認證是真正有含金量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方式是使用以嚴格和組織良好著稱的美國國家標準協會(ANSI)的認證流程,來規范能源資質審查。我們的希望是,學術互通聯盟未來能建立一個類似的流程,讓BIM教育的功能性達到更高的水平。

        “歸根結底,一切努力的目標是:未來實現BIM用戶認證。”Smith說。這不是一個完備的解決方案,但是共同的努力將幫助解決學生們在BIM上接受的是培訓而非教育的問題。

        推薦閱讀:探討項目中BIM早期介入的價值BIM能解決哪些工程沖突?

智多星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