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BIM在國內落地已十多個年頭,其推廣和應用過程可謂是磕磕絆絆,甚至是道路曲折。閃耀光環的背后,仍有許多人對BIM存在疑問和困惑,那國內的BIM發展現狀究竟是怎樣?在建筑設計中,BIM到底起到了怎樣的作用?作為一種新的技術,其成長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樣的瓶頸?

        日前,Bentley舉辦媒體專訪,就BIM在民用建筑全生命周期的發展和困境進行探討。

        成本增加的現實

        BIM作為概念被提出已經很多年,事實上卻一直沒有得到普遍應用,仍有不少人對BIM存在質疑。Bentley 中國BIM拓展總監俞興揚表示,BIM不是軟件,也不是一個要產生三維效果圖或是算量的工具,它是一個過程,是一種新型的工作模式,它代表著緊密的協作和順暢的交流。

        當前BIM的應用現狀是怎樣?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建筑設計院綜合設計五所所長劉濟瑀表示,BIM進入設計院,一定程度上帶來了技術的革命,但新技術和新革命一定會帶來一系列的問題,這意味著設計院不論從設計方式、方法、流程,以及工作應用的硬件、軟件都要進行一次革新,更重要的是設計師可能要改變二維設計時代的思路,變成三維設計思路,這中間面臨的困難是巨大的,但實際上市場并沒有在費用和經濟上對這種變革給予支持。

BIM發展如何讓理想照進現實

        他舉例到,業內現在都在講BIM進入了2.0時代,如果以一個6萬8萬平方米的項目來講,全部運用BIM2.0手段完成設計的話,且不說軟件投入費用,只其需要的時間和人力成本就是過去傳統二維時代的1.5-2倍。

        成本增加的部分由誰來買單?這也成了現在最為現實的問題。我沒有聽說過任何一個業主愿意支付相應的1.5-2倍的設計費,同樣也沒有一家業主愿意為此多付出一點設計的時間,這些都限制著設計院在BIM方面的實踐。劉濟瑀如是說。

        其次,進入三維設計時代,交付成果依舊是藍圖,還需要把它轉變成國家標準所規定下的二維的施工的藍圖。所有的三維設計軟件它最終要支持的就是它從三維變成一套二維圖,這個不困難。但困難的是,變成的二維圖并不符合我國的藍圖標準和設計施工標準,這便給設計院或是供應商帶來巨大的難題。劉濟瑀表示。

        此外,當前BIM專業人員稀缺,BIM軟件紛雜等都是建筑行業共同面臨的問題。

        理想的差距

        事實上,目前能夠在全過程運用BIM的項目還是鳳毛麟角。業內人士指出,現階段主要是形體復雜的建筑在設計階段采用BIM進行輔助設計,以及復雜的協同管理。

BIM發展如何讓理想照進現實

        例如,在北京的新地標工程中國尊項目中,僅在設計階段就涉及39家單位,其中包括由5家設計單位組成的聯合體、11家項目顧問以及23家專業顧問。如果不采用BIM流程,這樣體量巨大的項目幾乎無法完成。為此,項目的業主中信和業與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決定采用Bentley的Project Wise協同管理平臺,以實現良好的項目協同和數據共享。這個項目不同于其他項目,參與的人太多了,大家必須在一個平臺上工作。該院BIM研究所主任工程師陳宜說,Bentley項目協同平臺Project Wise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現在我們和業主之間、和項目總包方之間的數據,包括各種圖紙和模型,都是通過Project Wise進行流轉。這樣,所有的數據對于在權限范圍內的用戶來說都是透明的。

        在建筑設計中,BIM到底起到了怎樣的作用?劉濟瑀提到:我們目前大量的一些重點項目和重要項目都是采用的BIM1.5模式,也就是說我們依舊存在著一個二維設計的施工圖設計團隊,中間遇到一些異型、復雜、難點的地方應用三維技術輔助設計。真正要說走到2.0設計,目前國內民用建筑實踐的非常少。

        中船第九設計研究院工程有限公司信息與檔案管理部副主任黃珣表示,設計院和施工單位對模型的關注點不一樣,所以BIM模型其實還是有差異的。設計院可能更關心一些管線碰撞,施工企業可能更關心的是施工工藝、進程模擬以及場地物流等。

BIM發展如何讓理想照進現實

        劉濟瑀認為,相比設計院來講,BIM在施工企業更容易推行。首先是因為技術門檻低,設計院多是運用BIM技術進行模型的建造和設計,而施工單位更多的是拿模型來應用,更關心在施工流程中間合理的階段。其次,從成本上面來說,對于設計院來講, BIM的應用可能占到了項目成本的50%;可是對于施工單位來說,在整個項目成本里面可能連1%都不到,甚至更低。

        此外,目前深圳率先全國發布了政府公共工程BIM實施綱要及標準。值得期待的是BIM國家標準已有相關部門在制定,待審批合格后將正式出爐,屆時BIM發展是否會提上新高度值得期待。

智多星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