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數字化革命、信息化社會的語境下,傳統的記錄建檔工作,應升級為以數字化為基礎的遺產信息采集、傳遞、處理和利用等活動,以適應保護實踐的深化和細化。其至少具有以下特點:信息組織從無序到有序的“逆向工程”;涉及遺產過去、現在和將來的多種時態;信息來源多樣、版本多樣、信息載體多樣;建筑遺產自身具有三維復雜性,疊加時間積累和來源多樣等更多維度,使信息處理異常復雜。

        面對上述特點,既有手段能否應對?以文物保護工程設計文件編制為例,目前雖初步實現數字化,但并未改變原有信息組織和表達方式,文字、圖表、照片和圖紙相互分離,缺乏關聯參照,是典型的“信息孤島”,不僅在讀者和設計者之間“兩頭不討好”,且為未來信息利用留下弊端。又如,我國的世界遺產地近年來按要求陸續開展了監測工作,但監測本身對信息化水平要求很高,建設中不得不補充基礎信息,解決相關技術銜接,根本原因是跨越了信息化建設這個上升的“階梯”。

        因此,唯有從信息化高度認識問題,以“信息化測繪”為開端,加快信息化建設,才是問題的解決之道。信息化測繪是繼傳統測繪、數字化測繪之后的新型測繪技術形態和階段。常見的電子地圖和GPS導航服務,甚至生活消費中的“團購”“、大眾點評”等信息服務,就是信息化測繪的體現和延伸。網絡化、實時化、可視化和智能化的地理信息系統(GIS)逐漸取代了傳統的紙質地圖,并已在城鄉規劃、考古、歷史地理研究、遺產保護中取得成效,這得益于信息化測繪的變革。

GIS+BIM打開建筑遺址步伐

        同樣的概念和適用技術當然也可移植在建筑遺產領域。新型測繪不再簡單向研究或勘察設計提供“測繪圖紙”或“技術底圖”,而是通過技術創新,開發遺產的信息管理平臺,提供統領全局、貫穿保護工作全過程的信息服務。它具有技術體系數字化,信息交互網絡化,信息服務專業化、社會化,信息共享法制化等特點。

        目前來看,建筑遺產領域的核心適用技術是GIS和建筑信息模型技術(BIM),以及衍生出的“歷史地理信息系統”和“歷史建筑信息模型”。近年來國內外都對BIM技術在建筑遺產中的應用進行了若干研究和探索,證明了它的適用性。例如,BIM的參數化構件庫的開發思想與考古類型學相契合,可輔助類型學方法對建筑遺產進行研究,實現部分逆向工作。BIM可內置“時鐘”,并在同一時間階段上,并列提供不同版本的信息,可針對遺產記錄中多時態、多樣性的特征,完成對建筑測繪、勘察、檢測、設計、施工過程、竣工、展示利用、監測管理、日常維護的全程記錄。BIM的成果形式基本分為構件庫、圖紙、報表或屏顯視圖。其中屏顯視圖應用前景廣闊,可用于個人電腦、公共大屏幕和手機等移動終端,制作各種傳統或新型的,靜態或互動的視圖,為遺產信息的可視化表達提供了更豐富的選擇。

        循此思路,可以建立以BIM技術為核心技術的跨平臺信息化測繪、記錄體系,開發歷史研究、價值評估支持系統,建筑遺產知識庫,保護工程勘察設計輔助、方案在線評審、施工檔案記錄系統;與GIS 技術集成,形成多媒體展示、監測、日常管理平臺和系統等。當然,技術有待拓展,難點尚需解決,同時需要專業鏈條上的各環節統籌發展,才能充分發揮優勢。在可預見的未來,依托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建筑遺產數字化、信息化發展將走向智能化,建筑遺產將成為有知覺、能回應、受眾友好型的智能化建筑。

智多星心水论坛